只有少数几艘客轮
2018-07-02 08:3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除了航拍外,从岳麓山上俯拍长沙,也是一个好角度。这是1978年6月下旬,谢金庭在岳麓山上拍摄的长沙全景照片。这是打倒四人帮以后,从岳麓山俯拍长沙较早的数张经典相片之一。那时长沙的最高建筑是烈士公园烈士塔和长沙火车新站的钟楼。九层以上的楼房只有湖南宾馆等几幢房子,五六层的房屋有砖混结构的,也有砖木结构的,其他大多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砖木结构的民房和棚户区。

1978年,也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的那一年,长沙从事摄影工作的谢金庭接到一项重要任务:坐上飞机,航拍长沙,从空中去发现拥有山水洲城和楚汉文化的名城之美。

当年航拍长沙,谢金庭所坐的飞机,是形似洋咩咩(蜻蜓)的安二双翼飞机,这种飞机的主用途是打农药。但这种飞机飞起来很慢,比直升飞机更适合航拍。

既要有良好的拍摄技术,更要有健康的身体。上世纪80年代,从中央到地方媒体,要找航拍长沙的相片,人们只有四个字:找谢金庭。

1982年10月,谢金庭航拍的烈士公园全景。其时烈士公园东边还是一派水塘农业的田园风光。

谢金庭的这些相片目前盗用情况严重,希望出老长沙图册集的采编人员,能够署上他的名字。

当年安二飞机上天后,因用绳子系住打开的机舱门,烈烈狂风灌进飞机内,常有随行的拍摄人员不停呕吐,而谢金庭则蹲在飞机上盯着长沙城,冷静地寻找最佳角度、拍摄机会。

航拍并不是万能的,有些景点不需要航拍,但一定要站在高处。这是1979年9月拍摄的橘子洲头照片。为庆祝建国30周年,橘子洲头进行了改建。当时湘江上航行的大多是帆船和机帆船,只有少数几艘客轮。为了拍摄这张相片,谢金庭爬上橘子洲头诗碑前的一棵大树(今天此树似已不在了)。为拍摄而爬树,谢金庭闹出过别人以为他要上吊的误会,因为在拍摄之前,他先要甩绳子上树,吊上数十公斤装着照相器材的皮箱。

1978年10月,谢金庭坐上安二飞机,开始集中航拍长沙。这是长沙市劳动人民体育场(后改名为贺龙体育场)。当时体育场的东南边是菜地,点缀着一些农舍。

1983年10月,谢金庭坐在飞机上航拍的长沙橘子洲全景。按照惯例,湘江长沙段从10月开始进入约半年的枯水期,湘江水位很低。从相片中看得到,小河那边的河床几乎是干的。

1978年10月,谢金庭航拍的长沙老城区靠湘江边的一部分,即北至潮宗街,南至湘江大桥(今名橘子洲大桥)东。

从1978年到1989年,谢金庭航拍长沙70余小时之久,随飞机升空达60余次之多。谢金庭告知,目前经他手拍摄的空中看长沙的好相片超过200张。当然,这比他随飞机航拍洞庭湖少100余张。

1978年10月,谢金庭坐上飞机航拍的长沙火车新站(今火车站)及周边地区。当时火车站四周还有大片菜地、鱼池和农舍。从相片中可以看到,当年长岛饭店、晓园公园还没有建起来。

图/谢金庭文/任大猛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edbar.cn即时开奖结果,168开奖现场,香港马会资料大全版权所有